江西黄氏 >> 黄氏文化 >> 现代文化 >> 正文
大齐帝黄巢是自杀还是他杀?
字号:T|T
  黄巢起义把气数殆尽的唐王朝推向崩溃边缘。根据历史学家的研究,新旧唐书中黄巢自杀和他杀的可能都有可疑之处,关于黄巢的真正死因成为千古之谜。随着近年来不断有人进行猜测和研究,一些新的信息又将黄巢之死推向了其它可能。 

  英雄末路:是自杀还是他杀?  

  公元874年,生于冤句的盐贩黄巢起兵造反。仅用5年时间,就攻入长安。不久,这个以为百姓谋生存为名而起义的英雄,就宣布称帝,国号大齐。他迫不及待地占有了唐僖宗留下的大明宫所有留在宫中的美女,过起了春风得意、歌舞升平的生活。此时一场危机正向他步步逼近。在唐朝军队的反攻下,黄巢被迫逃亡山东。他带领着残军逃至泰山脚下时已疲惫不堪。然而,关于黄巢的最后结局,千年来却众说纷纭。令人疑惑的是,在记述唐代的正史中就有截然不同的两种说法。一说黄巢是被他人所杀,另一个却说是自刎而死。  

  新唐书:黄巢是自杀。  

  《新唐书》黄巢传记载,黄巢兵败狼虎谷时对外甥林言说,你拿上我的首级去献给唐朝,那么你还可以求得富贵!林言不忍心杀黄巢,于是黄巢自刎。  
 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阎守诚介绍,黄巢自刎也没有死,随后林言斩下黄巢的首级,去投奔唐军。结果半路上就被沙陀人杀掉。然后沙陀人把黄巢和林言的首级献给唐廷。  
  《新唐书》成书于宋代。而在这部书之前的五代时期就曾有《唐书》编成,后世为了加以区别,把五代时期编撰的《唐书》称为旧唐书,而将宋代欧阳修、宋祁等人所编撰的这部称为《新唐书》。  
  专家介绍,《新唐书》修撰的时代则较为安宁,因此有许多在战乱时期不易收集到的史料,此时得到了征集和整理。  
  不过,阎守诚质疑这种说法,他认为,黄巢战斗了一生,怎么可能最后把自己的脑袋送给别人去请功?再者,林言即使拿上黄巢的首级投奔唐军,他也不可能讲出来“这是黄巢送给他的”。而且不久林言也被杀。那么黄巢和林言的对话是如何传出来的?此说不符合常识。  

  旧唐书:黄巢被外甥杀害。  

  《旧唐书·黄巢传》中对于黄巢之死有如下记载:“巢将林言斩巢及二弟邺、揆等七人首,并妻子皆送徐州”。不仅如此,《旧唐书》的《僖宗纪》、《时溥传》和《资治通鉴》、《桂苑笔耕录》、《北梦琐言》等其他书籍也都有着同样的记载。  
  难道黄巢不是自杀,而是死于外甥林言之手?  
  林言是黄巢的外甥,是黄巢身边一名重要将领。在黄巢进入长安之后,曾经选择500个武艺高强的人组成了一个特殊的部队,叫做控鹤。实际上就是禁卫队,并且黄巢任命林言为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——军使。  
 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阎守诚对这种说法表示赞同:从基本的事实看,是林言拿着黄巢的首级投降唐军,这个事实是不可抹煞的。一千多年来,林言就这样一直背负着卖主求荣,杀害娘舅的罪名。 

  敦煌文献另说:被贴身大将杀害。  

  1900年农历五月二十六日,王道士偶然发现了一个秘密洞窟。这个石窟就是敦煌莫高窟。令唐史学家没有想到的是,在敦煌残卷中竟然透露出了黄巢死因的蛛丝马迹。  
  敦煌文书里有一件《肃州报告》黄巢战败等情况残卷,写道:其草贼黄巢被尚让杀却,于西川进头。  
 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阎守诚介绍,尚让是黄巢最主要的助手,起义军二号人物。尚让早年随王仙之起义。后来王仙之牺牲以后尚让就率余部投奔了黄巢。黄巢打下长安以后任命了四个宰相,尚让是首席宰相。  
  公元884年5月,黄巢在今河南中牟西,遭沙陀骑兵突袭,牺牲万余人。在此危急关头,尚让却率万人投降唐廷。  
  有推测,尚让很可能在混战之中将黄巢杀死。这个战报被立即飞报朝廷和作战军队,这一情节就被记载在《肃州报告黄巢战败等情况残卷》中。  

  各类记载针锋相对:或者黄巢逃过一劫?  

  唐代学者崔致远所著的《桂苑笔耕录》中记载的信息说明,唐将时溥是引诱黄巢起义军当中投降的将领把黄巢杀死的。  
  令人疑惑的是,如果当时有人杀死黄巢,必定立下大功。即便是作为帮凶,其名字也会名扬四海,并为各种史书所记载。但关于尚让杀黄巢的说法,在迄今发现的史料中的记载只有一处。  
  在宋朝邵博的《河南邵氏闻见后录》卷十七中曾经提到,若说杀黄巢于狼虎谷,献首于徐州,两地相距约五六百华里,快马也要三天路程,而徐州至成都马不停蹄,日夜兼程,也需二十天。当时又值盛暑,“函首”恐怕早已腐臭不堪了,更何况黄巢兄弟六七人,难言其中就没有与黄巢状貌类似者。  
  如此看来,很有可能在狼虎谷中被林言杀死的只是黄巢的替身。  
  宋人刘是之的《刘氏杂志》中有这样的记载,五代时有一个高僧法号翠微禅师,这个人就是黄巢。更为传奇的是张端义在《贵耳集》中记载说,“黄巢后为缁徒,曾主大刹,禅道为丛林推重,临入寂时,指脚下有黄巢两字”。  
  在这些史料中,虽然黄巢起义军在山东狼虎谷几乎全军覆没,但此时黄巢并未身死,他用金蝉脱壳之计瞒过唐朝追兵的眼睛,在逃出狼虎谷的残军中依然有黄巢的身影。  

  有说黄巢出家为僧。  

  王明清的挥尘录后录卷五说:张全义为西京留守,识黄巢于群僧中。西京是河南省洛阳市,那么张全义为何会在众多的僧人当中认出黄巢呢?  
  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阎守诚介绍,张全义曾经参加过黄巢起义,后来又投靠朱全忠。如果黄巢在狼虎谷没有死,而是逃往洛阳出家为僧,张全义统治洛阳30年之久,他与黄巢相遇的机会应该很大。  
  那一天,笃信佛教的张全义到寺庙中礼佛,他无意中发现对面来的僧人十分眼熟,定睛看去,他大吃一惊。四目相对,黄巢的眼神中并没有流露出张全义脸上的惊奇,而是面色平和,拂袖而去。  

  也许此时张全义的心中既惊诧又疑惑,但对于黄巢的身份,作为太守的张全义不难确定。难的是性格复杂的张全义始终保守这个秘密,直到把它带进坟墓。  
  也许如《新旧唐书》记载,公元884年7月13日黄巢已经死于狼虎谷,一代枭雄的传奇就此画上了句号。  
  也许如后世的传说,黄巢从狼虎谷侥幸逃脱后,数年之后,他从洛阳来到宁波雪窦寺,潜心修习佛法,并成为一代高僧。年迈的他在明州的望春桥上独倚栏杆,细细品味着风云岁月,冷眼旁观着纷乱的天下,等待着大唐帝国叹出最后一口气,然后落日一般融入东去江水的尽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