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黄氏 >> 黄氏文化 >> 现代文化 >> 正文
春申君黄歇生于韩国?
字号:T|T
  近日,汉网人文武汉的网友“泉名”,在江夏区寻访发现,郑店黄质大山的深山坳中,有一座战国四大公子之一——春申君黄歇的墓葬,一旁的生平简介上说他是“出生在新罗(韩国),公元前298年从新罗迁居湖广江夏”。这是真的吗? 
  寻访发现,黄歇身上有太多谜,这些谜甚至与他的战国四公子之名,极不相符。他和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故事,就像一颗流星,毫无征兆地在历史天空留下一抹壮阔、瑰丽的色彩后,又以一种极其奇怪的方式而黯然消亡。 
  江夏郑店附近,有着神秘的白云洞,还有一个古老的地名“黄鹤乡”,是“白云黄鹤”传说的发源地。11月27日,记者专门约请江夏黄氏宗亲总会的黄德元、黄绪珍两位黄氏后裔,与我们一同追寻那段断续传承2300余年的一段人生传奇。 
  沿一条蜿蜒的乡间小路,在黄质大山的山坳中曲折穿梭,行至黄质林场的老场部,这里一块山石上镌刻着“黄歇墓”三字。再前行约300米,一座“声震华夷”的青石牌坊映入眼帘。穿过牌坊,是高达4米的黄歇雕像。他一手持竹简,一手遥指江山。顺着雕像往北一拐,是一条分列石人、石马、石象、石狮的墓道。墓道尽头,便是气势恢弘的“江夏黄氏上始祖歇公之墓”。 
  据黄绪珍介绍,这个墓在风水上属于“青山龙虎地,绿水凤凰池”,其形制为四方墓,四个边长都是6米。墓的基座,北面倚山,另三面均由石灰石垒砌护坡。 
  令人奇怪的是,这种灰白色的石灰石,在江夏到处都有,但墓葬附近的山石,都是暗红条纹的白云石。那么,是谁费心费力从远处运来修砌墓基?黄绪珍表示,这里面可能包含着一定的风水理念。但具体是什么,还是一个谜。 
  《史记》中有一个《春申君列传》,司马迁用了3200字的篇幅,大写了一个历史人物的人生风流,而对他的籍贯只有“楚人也,名歇,姓黄氏”一句话。 
  关于黄歇的更为具体的出生地,正史中没有记载,多个黄氏族谱也说法各异:有的说是楚国郢(今荆州江陵),有的说是黔中,最奇特的是说他出生于新罗。 
  对于黄歇为什么会出生于新罗,在一些野史中,又与上古先民、古黄国兴亡挂上了钩。 
  上古时期,在燕山、太行山东侧生活的各个部落,号称东夷;其中一个部族以黄鸟(黄鹂)为图腾,为黄夷。之后,黄夷与崇拜神鸟“凤”的少昊金天氏结为婚姻氏族,他们的图腾也变成了“凤”的雌性“凰”。这是黄姓的肇始。 
  周朝开始分封制后,作为众多诸侯国中的一个,黄国的疆域包括现在的河南潢川、一直延绵到湖北的红安、黄陂、新洲、黄冈,族人以黄为姓。古黄国被楚国所灭,族人一部留居当地,大部四散避祸,其中一支逃到了新罗。 
  另一种说法是,古黄国的后人中,有一个“景公”在秦国为相,与主持变法的商鞅政见不合,他于是声称东海有长生不老之药,并愿意为秦王出海寻药,然后携家带口东渡,隐居于新罗的济物浦(今韩国的仁川)。历经数代繁衍后,黄歇出生了。 
  同样,黄歇的准确出生年代,正史中也没有记载。根据多个历史事件、黄氏族谱记载,黄氏后人推断,黄歇出生于公元前314年。 
  到了公元前298年,这个“性豪旷,多智慧”的少年,回到故土,四处游学。在烽火四起、群雄逐鹿的战国末年,他先到晋国准备一展抱负时,却恰遇“晋分三家”,而不得不另投楚国,获得一个左徒的官职(参与国事,接待宾客和外交活动)。 
  战国末期,各诸侯国都在强秦的淫威之下颤抖。一个小小的政治主张,也许就延长了国家和族群的生存空间,于是一些政治人物纷纷上演合纵连横。 
  公元前273年,秦国征服韩、魏,并由秦将白起组成三国联军准备再次攻打楚国,正在出使秦国的黄歇闻讯后,凭着高瞻远瞩的眼光和他的大智大勇,上书秦昭王,分析秦楚相邻宜睦不宜斗,收服天下依仗的是得人心,而不是刀兵。秦王被其中所包含的深刻思想打动(《战国策·秦纪》,专门收录了这篇700字的政论),秦、楚随后议和。而为了取信于秦,黄歇甘愿陪太子熊完到秦国当人质,一呆就是10年。 
  公元前263年,楚顷襄王病危,但秦国不让太子熊完回国。黄歇使计,让太子假扮随从逃走,然后才上报秦王。秦王一怒准备赐死他,他再次说服秦王,不但没有杀他,反而主动送他回国。 
  回国后,黄歇被新上任的楚考烈王封为令尹(相国),并赐封为春申君,将古黄国的一部分(淮北12县)划为他的封地。 
  君臣携手,楚国很快恢复元气。不止如此,他还利用秦、赵相斗时,一举灭了鲁国。一时之间,他改革政法,练习兵士,礼贤下士,门客三千,艰辛的政治实践和刻苦的人生经营,为他赢得了战国“四公子”的尊称。他几乎是以一己之力,为步入下坡路的楚国赢得了20年的喘息之机。 
  其后,他请楚王将他的封地,改到了长江以南的吴国故墟(今上海、苏州、常州一带)。其时,太湖以东地区许多水道年久淤塞,常闹水灾。黄歇大兴水利,疏通河道。 
  有些黄氏族谱中,记载有黄歇“娶李氏,生一子:捍”。这个“捍”却是楚考烈王的“儿子”,后来继任成为楚幽王。 
  “给楚王当爹”,这个极为另类的故事,让一向严谨的司马迁也“八卦”了一回,他毫不吝啬自己的笔头,以300余字的篇幅,在《史记》中详加描写。在当今的玄幻小说家黄易的《寻秦记》中,这段给楚王一顶大绿帽的故事,更是展示得跌宕起伏、淋漓尽致。 
  原来,楚考烈王多年没有子嗣,最有望继承大统的就是他的弟弟;如果楚王的弟弟上台,如日中天的黄歇肯定失势,甚至有性命之忧。这时,他的门客李园,先将妹妹李嫣献给黄歇,待她有了身孕后,又以“君之子为王也,楚国尽可得”这套说辞,说服黄歇将李嫣献给考烈王。进宫后,李嫣立即受到楚王宠爱,她生下的儿子熊捍,也被立为太子。 
  作为国舅,自立门户的李园逐渐掌握了一部分权力,并暗中蓄养死士。公元前238年待考烈王病死、黄歇回都城(现安徽寿春)奔丧时,李园派人将他刺杀。一代人杰,就这么惨烈谢幕。几年后,楚国灭亡。 
  类似这种弄个私生子、然后推上王位的事儿,在战国时期并不唯一。巧合的是,也是在这一年,后来称为“始皇帝”的秦王嬴政,先是诛杀了为乱于秦的嫪毐,继而废掉了“疑似”他亲爹的吕不韦的相位。 
  一向大气磅礴的黄歇,这一回为小瞧了李园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关于他的葬地,《史记》中没有记载,在地方文献和族谱中又说法不一。 
  有的说,他死后被葬在都城附近。在他被杀的寿春(安徽寿县),有一座封土高10米、宽80米、长90米的黄歇墓;相邻的安徽淮南也建有“春申君陵园”。 
  第二种说法,是葬在他的封邑。在江苏江阴,至今仍有春申君的墓庐,且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;在苏州真山,也发现有他的墓。 
  第三种说法,是葬于古黔中郡(今湖南常德一带)。主要见于当地的黄姓族谱所载。 
  第四种说法是葬于黄国故城遗址内。民国十九年(1930年),吉鸿昌将军驻军潢川时,特地立下“楚春申君之墓”石碑,并注有:“春申君被害后,其门客将其遗骸偷葬于故宅之内,以避祸乱。” 
  最后一种倾向性更强的说法是,春申君死后,尸首分离,他的忠勇门客朱英等人,将他的尸首偷走,潜送“江夏县黄鹤乡仁义村”予以安葬。 
  的确,在当时的情况下,黄氏一族被李园派人追杀,公开举行盛大葬礼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而且,为了防止其后的报复行为,也不可能将黄歇的墓地公开。这就使得当今黄歇墓究竟在哪,再次成谜。 
  生存,或者毁灭?昨日,楚文化专家胜林先生认为,不管他生于何地、葬在何方,乃至于采取这样稍显“卑鄙”的给楚王当爹的政治手段,都无损于这个历史人物的风采。因为,这是那个时代所独有的生存之道、实现自身价值之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