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西黄氏 >> 新闻动态 >> 宗亲新闻 >> 正文
国宝《廿四史》抢救回忆
字号:T|T

1950年11月,中共新建县委和县人民政府,制定了全县土地改革计划,并部署了第一期土改试点工作。12月10日至25日,县委县政府动员全县10万余群众统一行动,开展反封建斗争。对地主进行管制,不准自由行动。查封他们的财产,进行登记集中。

  我当时是新建县第六区(大塘区)大塘完小的副校长(当时正校长都由区长兼任)。
  这年12月中旬,区领导正式调我去参加了光明乡的土改试点工作。同月12日至16日,是全县查封地主财产统一行动的阶段。一天我在乡里开完会后,已是傍晚了,当我走到学校门口时,突然一转念,立住了脚步,觉得应到前面八角亭村去看看查封的情况。于是,即向该村奔去,我一进村,见村前一块大晒场上,堆了一大堆地主的帐簿、文契、借据和旧书等。晒场旁边摆满了樟木书箱,大的要两人才能抬一只,小的一人可以挑两只。共有几十只箱里大都是一本一本完整无缺的书。本本线装,精致得很,我一看,原来是《廿四史》,是从蔡功强家里清出来的。在场有位长者介绍:“这部书听说还是历代翰林学士亲笔抄写的善本”。如此珍贵无比,不容我去翻阅了,眼看群众要点火焚烧,我向群众请求:“请大家依我一点意见,上面有保护文物的指示,这部书恐怕是无价之宝,请暂时不要烧掉,装入箱中放回屋去,我马上到区里打电话请示上级:如果有价值,就保存下来,若无价值,以后再烧毁也不迟。至于其它的旧书和契据:你们现在可以烧掉。大家同意了我这一意见。我连夜赶到区上去,挂通了给县文教科科长高骏的电话,我说:“今天傍晚我在八角亭村发现了《廿四史》,据说还是手抄本(后来据蔡道健同志回忆说,是木板印刷本),有几十箱之多,完整无损,群众急于要烧掉,我已要求暂时不烧,有无保留价值,请答复!"他说:“现在我不能答复有无价值,等我向省文化局汇报后,甚至还要等省里向中央请示后,再答复。”
     数日之后,高科长高兴地回电话说:“老黄,你为国家保护文物立了一大功呀!据省里转来中央回电说,中央有关部门回复:在国库清单里发现,这部《廿四史》全国只有两部,一部被蒋介石运到台湾去了,还有一部只知在大陆,但不知散失在哪里(此书所以落在蔡功强家里,可能就是他在当孙中山先生秘书时据为己有的——作者注〉,既然发现了,就必须好好地把它保护起来,千万不能遗损,并尽快派专人送到省文化局去。”之后,我将此情况告诉当时在光明乡担任土改工作组长的黄祖善,请他派人送去。后来,他叫该乡的乡队长蔡道健负责此事。
  1951年元月初,蔡道健派了几十名民兵,抬的抬,挑的挑,由八角亭村直送到康公增头埠下上船。这条河是从永修河,经过大塘、观咀等处流入赣江的一条支流。为了防雨淋湿书箱,还用了一只有篾篷遮盖的木帆船,由专人负责押运到了省文化局。后来由省文化局送“江西土改展览会”展览,之后,又送至中央文化部去了。书到北京,据说毛主席非常高兴。
      这部《廿四史》,是我国封建社会历代二十四部历史书籍的统称。内容丰富翔实,总共有3249卷,约4000万字,堪称是祖国文化遗产的瑰宝。
  1975年秋,我在南昌一家新华书店门口的小黑板上,看到一则关于《廿四史》再版的征订启事,说是国家对此书花了20年的时间,经过整理后,出版发行的第一批,已经销售完毕,为了满足广大读者的需要,准备再版发行,希踊跃订购。
  今日回忆起来,那天要不是神使鬼差,我到八角亭村去一下,它早已葬身大火了。